紀由屋分享坊
Would you like to react to this message? Create an account in a few clicks or log in to continue.

小紀
小紀
紀由屋住客
Online
Offline

文章數 : 6564
紀由幣 : 29
注冊日期 : 2018-04-24
https://www.kikyus.com/https://www.fb.com/kikyuS.Househttps://twitter.com/aminta_kikyus

三日月提供《A子不會預言自己死亡03》介紹和試閱 Empty 三日月提供《A子不會預言自己死亡03》介紹和試閱

于 周三 9月 30, 2020 12:20 am
#A子不會預言自己死亡 #午夜藍 #三日月書版 #小說 #新聞情報 #press_新聞
三日月提供《A子不會預言自己死亡03》介紹和試閱 FW255
書名:A子不會預言自己死亡03
作者:午夜藍
繪者:A_maru
出版社:三日月書版
出版日期:2020/09/30
定價:220
ISBN書碼:9789863618843



「只要能抵達,妳存活的未來──」
一遍又一遍失敗的我們,終於來到夢境的終點……

人氣新星作者 午夜藍 & 新銳韓國繪師 A_maru,構築超脫現實的絕美世界
★異能高中少女及絕望大學青年,共譜微帶不安的青春異想戀曲──

就在劉松霖面前,A子倒臥在血泊之中。
少女從不出錯的預言,第一次失準,就是自身的死亡──
明明還不到18歲生日,為什麼A子卻死了?
最後一個祕密、最後一個謊言,以及拯救A子的最後關鍵,
所有解答,都藏在劉松霖夢中的怪物身上。
他已經失去太多,這次無論如何也不能失去A子。
但扭轉命運軌跡的代價,可能遠遠超過他的想像……

 
作者簡介
 
午夜藍
午夜藍是半夜寫稿的天空顏色,最近開始擔心要改名成魚肚白惹。
 
繪者簡介
 
A_maru
Nice to meet you. I'm A_maru, an anime style illustrator! I'd be glad if my illustration could help you imagine and enjoy this wonderful story.
(大家好,我是擅長動漫風格的插畫家A_maru!如果我的插圖能幫助各位想像及享受這本精彩故事,那就太好了。)
 



*內容試閱
 
第一章    那一夜之前
 
眼前所見,會不會只是夢一場?
當人類在面對突如其來的重大衝擊,總會不自覺冒出這種想法。
不論那是心理上的防衛機制,亦或只是逃避現實的藉口,此刻的我都無心考慮。
我真正辦到的,只有眼睜睜地注視著這一切發生。
十二月的寒風刺骨,在高級大樓門外的燈火下,從她胸口流淌而出的血看起來仍然溫熱。
前一秒微笑著揮手的少女,此刻倒臥在血泊中,未闔上的雙瞳再無光彩。
濃濃的血味充斥鼻腔,胃液因此翻滾灼燒,我雙腿無力地跪下來,無視前來關心的大樓警衛和揚長而去的凶手。
這些我他媽的都不想管!
我能做的只是伸手爬向前、向前,直到牽起少女的手,努力感受她的體溫,試圖欺騙自己這一切都是假象。
然而,這次我再也笑不出來了,連難堪恥辱的微笑都擠不出來,更別說哭泣。
這不是夢。
這次不是夢。
已經不會是夢了。
那是在她夢中的電視機上看過的模糊黑白畫面,我卻仍然辨別得出來。
同樣的血泊,同樣沾染血腥的烏黑長髮,同樣毫無生命的姿態。
少女被殺害了,她經歷了我本該體驗的悲劇終結。
但是──明明還不到預言的時刻啊!為什麼是現在?為什麼……A子竟提前迎來了自己的死亡?
是不是早在那時,少女如今已渙散的瞳孔,就窺見到了這一晚──

我百無聊賴地盯著筆電的彩色螢幕,在調查名為A子的謎團這方面,已經有幾個月沒有任何進展。
不知不覺便迎來一年的終末,現在已經是十二月了。
雖說是這樣,我並沒太多急迫感,畢竟離A子成年還有一兩年的緩衝,有得是時間尋找真相。
「不過真的……來得及準備嗎?」
即使特意去詢問少女,也肯定得不到答案。
寒風從租屋處的窗戶吹入,外頭晴朗無雲。對十二月份的臺北來說,這種天氣或許不錯,但還是冷到我起床就得加件外套。
以前的我面對這種停滯不前的狀況,或許會抽幾根菸,或開幾瓶酒買醉。
但想到這身體曾屬於當年那名少年、屬於劉松霖,我只能輕聲苦笑。
「算了算了,還是健康一點吧。」
我乾脆起身伸了伸懶腰,稍微打理一下儀容準備出門。還在困惑著怎麼沒有習慣的雨衣少女跟我鬥嘴,打開房門的我就看見了不請自來的──
「早安,妳要跟我去啊?」
不分季節,時不時就能看到黑髮少女蹲在我家走廊的欄杆前,若無其事地讀著磚頭書。
當然冬季到來後,少女的裝扮還是有些變化,脖子圈上毛線圍巾、白襯衫換成長袖,黑裙下的黑襪看起來也增加了厚度,方形側背包則放在身旁的地上。
小I或許是猜到A子會在外面蹲守,所以才一早就不見人影(幽靈影?怪物影?)。我確實和她說過今天要去探望某位重要的人。
「嗯。」A子點點頭。
雖然她沒直接進來比較好,畢竟我剛才還在探查她的底細,但是……
「外面很冷吧?有這麼討厭進我的房間?」
雖然說讓A子進門並沒有什麼特別的目的,不過我們也都認識──或者說表面上已經交往幾個月了,稍微有點幻想也不過分喔?
眼前的少女只是闔上書本,以跟十二月相稱的冷淡表情注視我。
「半小時沒等到,我就先走了。」
「八成是用那臺電視抓時間的吧……」
我無可奈何地聳聳肩。「吃過早餐了嗎?」
「嗯。」
肯定還沒吃。
畢竟A子也不是第一次陪我去找那個人,我沒再廢話,等兩人在機車上坐好後才笑著開口。
「從之前幾次看來,我家隔壁巷口那間早點店大概不合妳的口味,妳想吃更遠一點的漢堡對吧?」
「我沒說肚子餓。」
雖說如此,當我們在那間以漢堡出名的早餐店點餐入座後,A子還是迅速小口小口地咬著麥香雞堡,擺明是在餓肚子嘛。
我著少女冷淡的表情與鼓起的雙頰,內心平靜了不少。
其實我很感謝A子的貼心,願意陪我去見那個人。否則單靠我自己,或許會承受不住澎湃的情感。
「妳呀,該不會把我請的早餐和午餐當作補償了吧。」
「嗯。」
承認了。

畢竟不是第一次造訪,門鈴按下後,沒多久鐵捲門便打開了。
前來招呼的是一位年過半百的傭人。最初對方的目光不太友善,久而久之倒是漸漸習慣了我每週的探視,據她的說法是「感受到了誠意」。
庭院不再無人打理,不過確切來說,是雜草與植物全被清理乾淨,改以大量的圓潤細石構成所謂的枯山水。
雖然園景在冬日的陽光下有些蕭索,倒也清爽寧靜,感覺到這家人終於整理好了情緒。
這當中,也包括他們的覺悟。
「藍華去學校練鋼琴了?」
踏入玄關後,我向傭人詢問。
「一大早就出門了,小姐想好好準備國外的甄試。」
雖然藍華跟A子一樣是十六歲的高二生,但她前陣子跟我提過,畢業後想跟媽媽一樣去歐洲深造。
出國呀,以藍華的天分肯定沒問題。然而,那對貧窮的我來說,已然觸不可及。
但正因為藍華想展翅離巢,身為再無血緣的哥哥,我還是有一些能做到的事情,其中就包括偶爾來探望一下老媽。
我故意笑著問了問身旁的A子:「妳家裡也很有錢吧?不想出國嗎?」
「沒興趣。」少女語氣淡然,將牛軋糖禮盒交到傭人手上。
雖然不是什麼昂貴的東西,但我每週都會買一盒帶來袁家。
附帶一提,雖然每次是由A子親手送出,其實都是我出的錢。
「謝謝你們,收禮物收到都有些不好意思了。」
我笑了笑,主動拉著A子冰冷的手來到熟悉的那間琴房。
「早上好啊,伯母。」我露出燦爛的笑容打招呼。
長髮的婦人坐在琴椅上,注視窗外陰天的側臉輪廓,果然跟藍華有點像。
「……是你呀。」
如夢醒般偏頭看來的,是氣色比重逢那時好上許多的母親。

據說在某些療程中,會嘗試用古典樂平撫病人的情緒。
我每週就是在做同樣的事,在週六或週日彈彈音樂、聊聊天,花幾個小時的時間陪伴母親。
幾個月下來,據藍華的說法及我自己的觀察來看,母親的精神狀況確實好轉很多。
當初的張嘉嘉無法走出喪子之痛、徹底封閉了自己,她沉浸在自己虛構的完美回憶中,甚至無法區分玩偶與家人。
可是現在,經過一段時間的固定陪伴,母親似乎漸漸擺脫了過去的陰霾。不但已經能辨別出我是「劉松霖」,琴椅邊的獅子玩偶也好好收了起來。
不過正因為開始恢復成我熟悉的母親,當我彈奏完一曲時──
「不怎麼樣呀,你的演奏。」
果然收到了母親的嚴苛評價。她看著我的眼神很像之前的藍華,總歸是相當複雜。
「呵呵,我長大後就沒在彈琴啦。」
我想用一貫的謊話含糊混過去,但坐在鋼琴旁的母親只是嘆了很長的一口氣。
「你的才能不亞於藍華,甚至是那孩子。」
我皺了皺眉,低頭盯著琴鍵。黑白分明,那曾是遙遠的我全心追求的極致。
「過獎了,不過我想我的人生──還有很多值得做的事情。」
就算面對母親,我也說不出自己現在的狀況是如何的麻煩,更不能說自己是如何在劉松霖的身分上掙扎。
「在家裡打電動?」結果被A子吐了個嘈。
雖然在場有大人,我還是以小孩子的態度回擊。
「什麼打電動!我的生活超充實好不好,在上課、打工和妳之間努力平衡耶!」
其實我很感謝A子。感謝她的存在,感謝她做的一切……不僅僅是預言而已。
如果我是自己來的話,很容易就會情緒失控吧。身為外人的A子願意陪同,豪不費力便在我和母親間創造出平衡點。
母親看著鬥嘴的我們,臉上掛著平靜的笑容。
「我知道你的學校很好,這或許就是你努力的成果吧……」
她的表情本來很是調侃,卻在看向鋼琴另一邊的A子時,變得相當柔和。
「還是,那位可愛的女朋友也是你努力的成果?」
我開心地回應:「當然是呀!我可是追了很久呢。」
其實我們到底算不算在交往呢?每次我都有些懷疑。
少女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,只是默默坐著,就像精緻的洋娃娃被放在那裡,大部分的時間都在看自己的書。
在別人家裡旁若無人有些不禮貌,但張嘉嘉一點也不在意,反而嘴角漾起淺笑。
「劉松霖──你有一位很不錯的女朋友哪。每週願意跟你來陪我這無聊的老人家,這樣有耐心的年輕人肯定不多了,她很愛你吧?」
A子轉向我的視線若有所思,看起來連半點臉紅的反應都沒有。
但「愛」這個字像是在我平靜的心池投下石子,泛起陣陣漣漪。
「交往」都過了幾個月,我好像從來不曾對A子好好表明過自己的想法。畢竟是慣於說謊的人渣,與愛情一詞應該是最不相襯的存在。
為不讓表情透露出內心的動搖,我只好順著話題說道:「她的耐心才不夠呢,事實上根本是徹頭徹尾的行動派。」
結果被A子默默瞪了一眼,我只好笑得更肆無忌憚。
母親的表情漸漸有些感慨。「緣分真是不可思議,我必須承認──我跟藍華一樣,無法放下對你父親的仇恨,還請你見諒。」
對於她的告解,我只是點點頭,內心多少有些沉重。
「我能理解。」
「但是,你不一樣。」張嘉嘉卻突然話鋒一轉,「把我拉回現實的就是你,而你的彈奏風格──跟少華有點像,特別是那首舒曼的夢幻曲。」
我內心一緊。果然老媽看出來了嗎?
「我能感覺到你很景仰少華,雖然他的琴技比你更不值一提,也只會傷我們的心。」
「哈哈……」
鬆了口氣的我不得不乾笑起來,可母親只是繼續叨唸。
「不過到了我這把年紀,不免會想呀──」她的視線又轉向A子,目光中帶著溫柔。
「只是老人家的直覺啦,如果少華有遇到像妳這樣的女朋友。」垂下眼,歷經風霜的母親感慨道,「或許,就不會走偏那麼多了吧?」
啊。
何止袁少華,現在的劉松霖也是被A子所拯救。
不愧是老媽啊,最了解兒子是什麼德性了。
我實在是不知該怎麼回答,求助的視線投向了A子。
但少女只是舉起攤開的厚重書本,遮起大半的瓜子臉蛋。
等等,妳害羞了吧?

雖然傭人每次都會挽留,我們還是在中午前就離開了袁家。
照慣例,我帶著A子去吃午餐。跟早餐一樣,就算少女的表情總是沒什麼變化,還是能從細微的反應觀察出她的喜好。
這次,我帶她去一間藏在巷子裡的牛肉麵老店。在寒冷的冬天喝口熱湯最爽了。
觀察著小口吃麵的可愛女高中生,我露出了笑容。
「這是『我不喜歡這間店』的A子表情。」
「……」
A子乾脆就不回應我的騷擾,我們姑且是享受了寧靜舒適的午餐時刻。
吃著吃著,想到時間已經接近年底,我藉這個機會再次向她確認。
「妳耶誕夜確定有空吧?我們去逛逛。」
經驗豐富的我為了避免人擠人,早就事先做好規畫,想去的餐廳也都早早訂位了。
不只如此,我還想在耶誕夜當耶誕老公公,送壞孩子A子一個小禮物。
不過在這裡有個小問題──對象是這名不尋常的少女,我實在不認為她會喜歡一般的禮物。
「嗯,有空。」
聽見肯定答覆,我夾起水餃的筷子停留在半空。雖然有過墾丁之旅變成一場夢的淒慘前例,但我其實相信A子不會再爽約了,一再詢問的原因只是──我想試探她家的底細。
「妳爸還是沒有意見?雖然平安夜對大部分臺灣人可能沒什麼重大意義啦,就是多一個開房間的理由。」
在認識幾個月、目睹對方數次晚歸甚至外宿後還問這點,確實是相當無聊,但李騫對未能年養女的放縱實在是太讓人在意了。
A子的養父,對她到底是什麼態度和想法?更重要的是──有沒有利用A子的預言能力?
但A子身為A子,就只是在啜了口湯之後,以冷淡的語氣開口:「過夜也沒問題。」
我咧嘴一笑。「冬天一起縮在被窩裡應該不錯,只是不要又把我騙去做奇怪的夢了啊!」
一想到和她共枕入睡,恐怕又會墜入那被濃霧包圍的幽暗房間,我突然就清心寡欲了。
「你們兩父女的關係比想像中更不正常呢,在慈善晚會那時我就有這種感覺了。」
我想了想,還是把鬱悶很久的抱怨說出口。
「表面上他好像很關心妳,但與其說是關心妳有沒有交到壞男友……」
不如說,只是在意這會不會影響到A子協助他。
李騫的笑容比我還要虛偽,那不是對家人會表現出的態度。
沒有娶A子媽、收養了人家的女兒後又虛情假意,不管怎麼想,A子媽自殺這件事,肯定和李騫脫不了關係。
那些來自大人的各種手段和算計,當年的幼小A子怎麼可能躲得過。
能窺視命運軌跡,跟自己有沒有能力改變現狀是兩回事,這個事實我在祐希學姐和藍華身上體悟很深,也真正痛過。
「嗯。」
對於我的批評,A子沒什麼反應。本來以為這次的詢問又會一樣沒進展,但在我死心繼續吃水餃的時候,她竟然主動開口了。
「早上,你問過我想不想出國。」
「嗯?妳果然想唸外國大學啊?以前我也想過出國遊學呢。」我故意忽略了她對自己的死亡預言。
但A子搖了搖頭,回應的語氣依舊沒有起伏。
「我沒出過國,也沒離開過大臺北的範圍。」
少女拿出手機,平靜地陳述著,就像這些事情再合理不過,只是日常的一部分。
「我父親沒提過,但我知道他給我的手機有內建追蹤定位,能隨時知道我在哪裡。」
A子沒有再說下去,我也不需要更多的說明,整個人寒毛直豎。
我之前的想法還是太天真了,這是何其變態而自私的控制欲。
或許,A子也很想跟我去墾丁玩。
但少女並不自由。
整個臺北對於她而言,只是一座巨大的鳥籠。

吃完午餐的週六午後,本來都會載A子去祕密基地發呆一下──雖然冬日那排向日葵並未盛開,景色有些萎靡,但我還是想去那裡照顧植物兼午睡。
只是今天剛好晚點有排班,要提早去咖啡店,這下只好先載她回那片高級社區。
看似擁有很大的自由,實際上卻一點都不,A子的處境跟過去的我完全相反。
在大樓門口前接過A子遞來的安全帽,我思索著她突然願意透露自身困境的原因。
「雖然幫助不大,也多少能想像……」看著她轉身離去的纖細背影,我忍不住出聲。「等一下!」
少女轉回身,以過於冷淡的表情回望我。
那樣一如往常的姿態,卻讓我本來想說的話全哽在喉頭。所以,我只好再度咧嘴露出笑容。
「我突然想到一個遊戲,平安夜當天來玩一下交換禮物吧?」
其實對於要送什麼禮物這件事,我目前還是沒有明確的方向。
A子簡短地應了聲「嗯」,看來是接受我的提議了。
目送少女進入公寓大廳後,我才長嘆一口氣。
「躊躇不前可不是我的風格啊……」
可是,如果要拆解圍繞著A子的迷霧及問題,這會是最難著手的部分。
因為,那或許也是少女尚未窺見解答的未來。
「送她面具啦,反正她又不想跟爹地你好好相處!」
本來還有些煩躁的,倒是被身旁突然冒出的雨衣少女逗笑了。
不管外貌再怎麼相似、不管過了幾個月,小I還是同樣排斥跟A子見面。
「我可以做一頓平安夜大餐給妳吃,只不過是在夢裡就是了。」
「爹地以為我像米格魯那麼愛吃喔──如果味道能做好一點,我就勉勉強強接受吧。」
別看不起護國神犬啦!但小I終究是對食物低頭了,這幾個月以來,那直率的反應一次又一次平撫了我的焦躁不安。
「如果A子能像妳這樣坦率一點就好啦,很多事情或許能輕鬆解決了。」
小I大力點頭。「因為是爹地教的嘛,我才不會長成她那樣呢。」
又說一些我聽不懂的話。撐起傘的小I抬起頭,我順著她的視線往上看。
天氣說變就變,天空不知不覺已被陰雲覆蓋。
「不過──我多少也有彆扭的一面。」
她輕聲說道。


查看下一個下一個上一篇主題查看上一個
這個論壇的權限:
可以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