紀由屋分享坊
Would you like to react to this message? Create an account in a few clicks or log in to continue.

小紀
小紀
紀由屋住客
Online
Offline

文章數 : 6562
紀由幣 : 29
注冊日期 : 2018-04-24
https://www.kikyus.com/https://www.fb.com/kikyuS.Househttps://twitter.com/aminta_kikyus

台灣角川《繼母的拖油瓶是我的前女友 (1)》簡介及試閱 Empty 台灣角川《繼母的拖油瓶是我的前女友 (1)》簡介及試閱

于 周六 9月 26, 2020 3:29 pm
#試閱 #台灣角川 #繼母的拖油瓶是我的前女友 #輕小說 #小說 #動漫情報 #新聞情報 #press_新聞
繼母的拖油瓶是我的前女友 (1) 書籍簡介

《繼母的拖油瓶是我的前女友 (1)》
台灣角川《繼母的拖油瓶是我的前女友 (1)》簡介及試閱 Cover
作者:紙城境介
插畫:たかやKi
出版/上市日期:2020/08/20
定價:220元
出 版 社:台灣角川
★因為父母再婚,餘情未了的「分手情侶」變成「兄弟姊妹」?
★在一個屋簷下展開,甜蜜卻又讓人焦急喊救命的戀愛喜劇!
★第三屆カクヨム網路小說大賽「戀愛喜劇部門」大賞
★「這本輕小說真厲害!2020」文庫部門新作第3名!
(寶島社發行)
【劇情簡介】
 
一對男女在某一所國中成為男女朋友,
耍一陣子甜蜜,為了一點小事互相誤會,
生氣煩躁變得多過怦然心動……後來趁著畢業的機會分手了。
然而即將升上高中的兩人──伊理戶水斗與綾井結女,
竟以意想不到的形式重逢。
「當然是我當哥哥了。」「我才是姊姊,這還用說嗎?」
爸媽再婚對象的拖油瓶,居然是才剛分手的前任!
前情侶顧慮到爸媽的心情,說好了必須遵守
「誰把對方看成異性就算輸」的「兄弟姊妹規定」,
然而──又是洗澡出來不期而遇,又是兩人獨處的上學放學……
「當時」的回憶加上同住一個屋簷下的狀況,
害得兩人無法不注意對方的一舉一動!?
 
:copyright:Kyosuke Kamishiro, TakayaKi 2018 / KADOKAWA CORPORATION
【作者簡介】
作者:紙城境介
京都府出身。以《魔女狩獵的謝幕歡呼:超歷史性殺人事件》
獲頒第一屆集英社輕小說新人賞優秀賞並登入文壇。
就在寫死人故事寫累了而在網路上顯露出配對廚本性的時候,
以本作獲頒カクヨム網路小說大賽「戀愛喜劇部門」大賞。
另有《遊者戦記 #君とリアルを取り戻すRPG》(DASH X 文庫)等著作。
 
插畫:たかやKi
日本漫畫家與插畫家。
輕小說插畫作品有《繼母的拖油瓶是我的前女友》、《平凡職業造就世界最強》;
漫畫則有《為美好的世界獻上祝福!惠惠短篇漫畫集》、
《為美好的世界獻上祝福!惠惠短篇漫畫集 紅Aka》等作品。

 台灣角川《繼母的拖油瓶是我的前女友 (1)》簡介及試閱 01

https://youtu.be/9I8H0NGPYJc

【台灣角川】輕小說《繼母的拖油瓶是我的前女友》內容試閱
 
「……………………」
「……………………」
我在自己家裡的玄關,上演有如不良少年的互瞪場面。
對方是與我同年的女生,僅止於此──我是很想這樣說,但實際上卻不只如此,我也必須說曾經不只如此。
「……你要上哪去,水斗同學?」
「……我才想問妳要上哪去呢,結女同學?」
女的這樣說,我這樣回,然後兩人都閉上嘴。
這已經是第三次了。
事實上不用問,我也知道這女的要去哪裡。就是烏丸三条漢堡店樓上的書店。今天是以推理小說為主要出版品的某書系發售日。我也要買那個書系的新書,而這女的也跟我有著同樣目的。
所以,假如我就這樣踏出家門,就會變成跟這女的一同前往書店,走到同一個書區,在櫃檯一前一後排隊。
那樣豈不是跟喜歡同一類書的情侶沒兩樣?
別件事也就算了,我們雙方都絕不樂見這種狀況發生。
換言之,我們現在是陷入膠著狀態。雖說必須錯開出門的時間,但究竟該由誰先踏出家門──我們現在就是為了決定這件事,處於正在互相牽制的階段。
坐下來好好商量?才不要。我跟這女的沒什麼好談的。
「──咦~?結女還有水斗,你們在那裡做什麼呀──?」
穿著套裝的由仁阿姨,從客廳走了出來。
由仁阿姨在大約一星期前,才剛成為我的母親。
也就是說,她是我父親的再婚對象──也是眼前這女人的親生母親。
「你們倆不是要出門嗎?」
「現在正要走。」
趁著她問到,我本來打算順勢說再見搶先行動,但由仁阿姨搶在我前面說了:
「啊,該不會是烏丸通的那家書店吧?聽說水斗你也喜歡看書~!既然這樣,你跟結女應該是要去同個地方吧?畢竟這孩子每次出門不是去書店就是圖書館嘛。」
「……呃……」
「拜託,媽……」
「啊!你們該不會是正要一起去吧!我太高興了,水斗!你這麼願意親近結女啊!以後也要多拜託你照顧她嘍。這孩子啊,就是比較怕生~」
「……我、我會的……」
被她這麼說,我也只能點頭。
可以感覺到身旁傳來想把我活活瞪死的視線。
「那我要去上班了。你們倆慢走喔!兄弟姊妹要好好相處唷!」
留下這句話,由仁阿姨就消失在家門外頭了。
徒留我與她──兄弟姊妹愣在原處。
對,我們是手足。
只不過,是繼親。
是再婚爸媽的,兩個拖油瓶──
「……你幹嘛點頭啊。」
「……我有什麼辦法?她都那麼說了啊。」
「憑什麼我得受你這種人的照顧啊?」
「我哪知道啊。我也不想照顧妳好不好。」
「我就是討厭你這種被動的個性,臭宅男。」
「我就是討厭妳這種任性的地方,臭狂熱分子。」
可是,我們的爸媽不知道。
只有我與她,知道我們真正的關係。
我,伊理戶水斗──
與她,伊理戶結女──
 
──在短短兩星期以前,還是一對男女朋友。
 
    ◆
 
事到如今只能說是年輕的過錯,不過我在國二到國三之間曾經有過一般所說的女朋友。
我們的初次相遇,應該算是在剛進入暑假的七月底,下午的圖書室──她站在腳踏凳上使力踮腳,伸手想搆到書架上最高的那一層。
講到這裡各位應該就明白了,總之我幫她拿了她想拿的那本書。
假如時間能夠重來,我一定要告訴這時候的我自己──別去搭理那種女人。
然而當時對未來一無所知的我,看看我幫她拿的那本書的封面,竟然蠢到對她這麼說:
──妳喜歡推理小說?
我是大家公認的濫讀派。就是純文學也好,愛情小說也好,輕小說也好,只要是小說什麼都看的那一型──所以,當時拿起的古典推理小說的書名,我當然也看過。
只是看過,並不喜歡就是了。
總而言之,出於愛書人的天性,看到別人拿起自己看過的書,就是會自動覺得高興。這就跟牛看到紅色的東西會興奮一樣,是無法控制的習性,我猜八成是老天爺設下的陷阱。
老天爺設下的陷阱。
換言之就是命運。
在命運安排下相遇的我們,在命運的引導下意氣相合,在無人造訪的暑假圖書室一再相會。然後在暑假結束的八月底,她對我表白了愛意。
就這樣,我交到了人生當中第一位女友。
她的名字是綾井結女。
當時,她還叫做這個名字。
 
 
言歸正傳……不用說也知道,這就成了崩壞的序章。
應該說國中生的愛情告白沒成為崩壞序章的機率,大概不到百分之五吧──國中生情侶能夠相守一輩子,就現實情況來考量,不是一件常見的事。
然而,當時的我們,卻相信有這可能。
一方面也因為雙方在學校都是不顯眼的類型,我與綾井就這樣靜靜談起了戀愛。在圖書室的角落、假日的圖書館,或者是結合咖啡館的書店等地方,偷偷聊我們的興趣聊得起勁。
當然,也做過男女朋友會做的事情。
約會、牽手、笨拙地接吻──我們用慢吞吞的速度,依序進行了這些不值得一提,反倒還值得唾棄的,情侶之間稀鬆平常的小事情。
我們的第一次接吻,發生在夕陽泛黃的上學路交叉口上。在那個與其說是嘴唇相觸倒比較像是輕輕掠過的接吻後,綾井臉上帶著淡淡紅暈微笑的神情,至今仍像照片一般烙印在我的腦海裡。
對於這幅畫面,現在的我只有一句話可說。
去死吧。
這女的,還有當時的我都是。
……總之,我們就那樣順利地發展關係,但差不多就從升上國三開始,我們之間的分界線漸漸開始有了變化。
事情的契機,是綾井的怕生逐漸有了改善。
大概是與我交往了一段時間,鍛鍊了溝通交流的能力吧──她在新班級交到了好幾個朋友。想到她在二年級時連體育課都找不到別人跟她一組,實在無法想像她能有這麼亮眼的成長。
她本身對這件事也很高興,我也有開口恭喜過她。
對,只是嘴上恭喜。
那麼心裡又是怎麼想的呢──這就不得不懺悔一下了。我嘴上祝賀她的成長,難看的獨占欲卻在心裡無理取鬧。
我心想──以前明明只有我一人,知道綾井那些可愛的地方、笑起來的模樣,以及開朗的個性。
這個想法把一切都搞砸了。
我變得忍不住在言詞當中透露出這種心情。綾井被我弄得很困惑,不知道是怎麼回事,只能試著討好我。這種做法卻又惹惱了我。
沒錯,我明白──雖然遠因是綾井的成長,但近因卻是我無聊的獨占欲。她沒做錯任何事,是我有錯在先。這點我承認。
可是。
可是,讓我說一句。
容我為自己辯護一下。當時我雖然愚蠢,但終究還是認錯悔改了,於是向她低頭賠罪。我跟她說我是因為這樣這樣的理由,一個人在那裡亂吃醋。對不起,我不該拿妳出氣。我向妳道歉,所以希望妳能不計前嫌──
結果,那女的……
猜猜她怎麼說?
──你不喜歡我跟其他人做朋友,自己卻跟其他女生要好?
啥?
我這樣回答,又有誰能怪我?
照她的說法,我好像是在我們倆相遇的那間圖書室,劈腿跟別的女生在一起──我完全不知道她在說什麼。八成是看到我跟圖書管理員還是誰說話就誤會了,但綾井堅稱那絕對是劈腿,不聽我解釋。
結果,我只好跟她低頭賠不是。
 
憑什麼啊。
 
關於拿她出氣這件事,是我不對。所以我道歉了,低頭了。要不要原諒我是她的自由,這我能諒解。
可是,為什麼我得讓她拿無中生有的誤會一口咬定我劈腿,把我臭罵一頓?
好吧好吧也罷,人有時候難免會有口無心。畢竟我之前也犯過這種錯,所以才會跟她道歉。但是,既然我道歉了,那她是不是也該道歉?只會不講理地讓我道歉,自己卻連個對不起的對字都不說,太扯了吧?說不過去吧?
──我們心裡存著這種疙瘩,只是表面上假裝和好,後來又維繫了幾個月的感情。
但是──咬合的齒輪一旦錯開,就再也無法修復了。
以前覺得吸引人的那些特質,如今都變得讓人火大。我們變得會互相酸言酸語,曾幾何時連用手機聯絡都開始覺得是種煎熬,但又不准對方不回手機,這種心態更進一步加深了我們的隔閡。
感情之所以能維持到畢業,不過是因為我們都很沒種罷了。只不過是因為我們都沒那份勇氣。
只不過是巴著過去的幸福回憶不放罷了。
即使如此,當情人節連一通電話都沒有時,我體會到事情已成定局。
體會到,我們已經無法回到從前。
所以我趁著畢業這個機會,主動提出了。
──我們分手吧。
──嗯。
簡單得很。連一滴眼淚都沒流。
她甚至沒發脾氣,反倒一副就等我這句話的表情。我猜我的表情可能也差不多。
明明曾經那麼喜歡……那麼重視對方。
但看在這時的我眼裡,她已經變成了不共戴天的仇敵。
……真的必須說,戀愛不過是一時的迷惘。
我總算從這種迷惘,獲得解脫了──
就這樣,我懷抱著放下重擔的輕鬆心情,心無罣礙地從國中畢業了。
然後,那天晚上。
老爸神情嚴肅地開口跟我說:
──爸爸打算再婚。
哎呀。
看來人類不管活到多大,都還是躲不過一時的迷惘。我不禁可憐起這個獨力把兒子養大的單親爸爸來,但無意反對。再婚,很好啊,請便?正好我也名正言順地結束了義務教育。
我當時心情正好。所以當老爸接著說出這句話時,我一不小心就寬宏大量地當成了耳邊風。
──對方也有小孩,是女兒……你不介意嗎?
喂喂,我都這個年紀了竟然還來個繼妹?簡直跟輕小說沒兩樣嘛。哈哈哈!
我反而越聽越興奮。我想我大概是不夠冷靜。
所以過了幾天,當老爸介紹我跟繼母與繼妹認識時,我感覺就像被人澆了一桶冷水。
──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──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在我眼前的人,是綾井結女。
錯了。
當時,她已經變成了伊理戶結女。
我們目瞪口呆地注視著對方,心裡一定在吶喊著同一句話:

──該死的老天爺!
 
就這樣,前女友變成了我的繼妹。


台灣角川《繼母的拖油瓶是我的前女友 (1)》簡介及試閱 02
台灣角川《繼母的拖油瓶是我的前女友 (1)》簡介及試閱 03


查看下一個下一個上一篇主題查看上一個
這個論壇的權限:
可以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