紀由屋分享坊
Would you like to react to this message? Create an account in a few clicks or log in to continue.

小紀
小紀
紀由屋住客
Online
Offline

文章數 : 8054
紀由幣 : 29
注冊日期 : 2018-04-24
https://www.kikyus.com/https://www.fb.com/kikyuS.Househttps://twitter.com/aminta_kikyus

三日月5月強檔新書《符與青狐.上》 妖異浪漫的青春幻想輕小說第一彈! Empty 三日月5月強檔新書《符與青狐.上》 妖異浪漫的青春幻想輕小說第一彈!

周一 6月 07, 2021 6:11 pm
#符與青狐 #三日月 #小說 #輕小說 #試閱 #新聞情報 #press_新聞
三日月5月強檔新書《符與青狐.上》 妖異浪漫的青春幻想輕小說第一彈! 3
冷淡孤僻的狐妖少女;身懷異能的溫和少年,
人、妖、神、穢,共築溫暖又不思議的逢魔之刻詩篇。
實力派新星作者散狐,獻上全新校園奇幻力作!
死去的貓夜夜哭泣……
走不出去的校園中庭、吊滿屍體的木棉枯樹,
偽裝成人類高中生的狐妖青雪,被困在逢魔時刻的學校之中。
放學鐘響,妖異之物一一甦醒,不想傷害人的冷漠狐妖少女,
與守護土地的溫和少年相遇了──
今年最不容錯過的浪漫怪談堂堂登場,
詭譎的氣氛、華麗的戰鬥,以及改變命運的重要邂逅,
跨越日常與不尋常的交界,屬於少年少女的冒險正式展開!
噓,你聽過嗎?放學之後不要在學校逗留……
(《符與青狐.中》《符與青狐.下》即將上市)


人物介紹
衛青雪
「我的身份、還有進入高中的原因,都不能告訴你,但我能保證不會傷害任何
人。」
冷淡孤僻的狐妖少女、夜狐一族的殘支,偽裝成普通學生混居於人類世界。
妖化時,瞳孔會轉為青色,並長出狐耳和尾巴。


楊萬里
「如果妳有可能危害到其他人的安全,我就不能坐視不管。」
青雪的同班同學,家族世代守護這方土地。
溫和穩重、觀察力敏銳,雖然總是背著木刀,但參加的是籃球校隊。




內容簡介
不去看、不去觸碰,
妖異之物就不存在。
 
★實力派新星作者 散狐 全新校園奇幻力作!
★妖異浪漫的青春幻想紀事第一彈
★冷淡孤僻的狐妖少女&身懷異能的溫和少年
★人、妖、神、穢,共築溫暖又不思議的逢魔之刻詩篇──
★隨書附錄:2P精美人設彩頁
★首刷限定:【貓咒.狐火】精美全幅海報
 
--
 
死去的貓夜夜哭泣……
走不出去的校園中庭、吊滿屍體的木棉枯樹,
偽裝成人類高中生的狐妖青雪,
被困在逢魔時刻的學校之中。
 
放學鐘響,妖異之物一一甦醒,
不想傷害人的冷漠狐妖少女,
與守護土地的溫和少年相遇了──


文章試閱
序幕
 
人類是一種,相當容易被自己的感覺和理性所蒙蔽的生物。
就算感受到了違和之處,大多也會用「只是看錯了吧」、「怎麼可能」、「我真迷糊」之類的說詞說服自己。
以至於看不清事物的真實樣貌。
或許,躲避未知或危險之物,就是人類的天性吧。
就像如果正視太陽,眼睛便會刺痛燒灼。
所以儘管那個漂浮於宇宙之中的大火球,每天每天都撒下凶猛的光線,路上來來往往的行人卻沒有半個抬頭看一眼。
這也是出自生物自我防衛的本能。
不去看、不去觸碰,就不會受傷。
理論上來說是正確的,但就像不去看太陽,不代表不會被陽光晒傷一樣。
有時候,只是置身於世界之中,就會迎頭遭遇未知的事物。
至於時間早晚、遇上之後發生了什麼,那又是另一回事了。
 
校舍。中庭。石磚。秋風。枯葉。樹枝。木棉。紅繩。吊。吊。吊。吊。吊。吊。吊。吊。吊。吊。吊。吊。吊。吊。吊。吊。吊。吊。吊。吊。
放學鐘響,高中生魚貫走出校門,林筱筠邊滑著手機,邊跟隨著人潮移動。因為接下來還有咖啡廳的打工,所以即使視線始終盯著螢幕,她仍然用著比同學們稍快的步伐穿越中庭,朝門口走去。
走著走著,林筱筠抬頭撥開散落到額前的長髮,突然駐足不動。
「咦……」女孩歪了歪頭,對於自己走了半天,卻還滯留在校舍前的現況感到疑惑。
沒有想太多,她再次走下臺階,邊滑手機邊走向校門,隨著與剛才相比略顯減少的學生群移動。
然後再次回到校舍前。
林筱筠皺起眉頭,看了看手機上顯示的時間。
剛好五點半,正好是放學人潮要變得稀疏的時間。
進入晚秋而提早落下的太陽,將種在中庭、讓人潮分流的三棵木棉樹拉出長長的陰影。
攏了攏及背的長髮,女孩謹慎地邁出腳步。這次她把手機收在口袋,雙眼直視前方,深怕錯過了什麼不尋常的變化。
在接近校門的瞬間,林筱筠長長的睫毛一眨,接著……
再度回到校舍前方。
女孩全身的寒毛直豎,偌大的校園中庭,已經半個人影都沒有。
拿出手機想再次確認時間,螢幕卻陷入一片漆黑,不管怎麼拍打或嘗試開機,都沒有半點回應。
女孩開始奔跑。
然而,不論如何變換路線,或是想直接翻牆離開,只要她稍微一閃神,周遭的景物就會立刻回復為剛踏入中庭的模樣,說有多詭異就有多詭異。
這下子,她也不敢獨自一人回去陰森的校舍了。
太陽下沉。
林筱筠喘著氣,撥開黏在額頭和後頸的長髮,被汗水濡溼的制服貼在身上,讓人相當不舒服。精神在壓力和緊張感壓迫下迅速消耗,短短的時間內,呼吸就變得困難,手腳也漸漸開始發冷。
怎麼回事?這是怎麼回事?
林筱筠無言地提問,自然沒有得到任何回覆。
四周一片沉寂。
寒風吹來,黑暗隨之籠罩住空蕩蕩的校園。溫度在天色的變化下,如溜滑梯般下降,讓衣著單薄的女孩下意識地抱緊肩膀。
再次、又一次、不知道第幾次地穿過中庭,林筱筠早已處於崩潰邊緣,疲憊、恐懼和飢餓侵蝕著精神,就連木棉樹的陰影都顯得如此巨大駭人。
……被冷風搖動的樹枝上,似乎還掛著什麼?
隨著距離拉近,枝頭上掛著的「某物」,輪廓也漸漸清晰起來。
林筱筠瞪大眼睛,用力捂住嘴唇壓下一聲尖叫。
是個人──也許是,也許不是──毫無生氣的身影背著月光,在晚風吹拂下顫巍巍地搖晃。一條鮮紅色的繩子綁在枝頭,支撐著恐怖的鐘擺效應。
林筱筠拔腿就跑,儘管已經精疲力盡,還是不得不驅動近乎脫力的雙腿,恐懼迅速在四周蔓延,如大霧般將她包覆。
跑!跑!快跑!
校庭的石磚鋪面在女孩的腳步下向後飛逝,像是某種顏色難看的霓虹燈。
接著無可避免地回到樹下。
林筱筠的瞳孔在眼眶中顫抖著,枝枒間出現第二道人影。一樣的紅繩子,一樣的寒風,吹過落盡葉片的空洞樹梢,發出毛骨悚然的嗚嗚淒響。
一步、兩步,林筱筠咬緊打顫的牙關,往校舍的方向緩緩後退,現在她已經顧不得那邊有多麼陰森了,只要能逃離這幾棵木棉樹,不管去哪裡都好。
去哪裡……都好。
毫無意外地再次回到樹下。
淚水在林筱筠的眼眶中打轉,每次她想要離開木棉樹,都會再度回到原點,就像某種無限迴圈一樣。
然後,每次回到原點,樹梢就會多掛上一個人影。
一樣的紅繩子,一樣的寒風。
「夠了……夠了!」女孩抱頭蹲在地上,痛苦地閉上眼睛,指甲劃破白皙的肌膚,留下怵目驚心的血痕,漂亮的秀髮被風吹得散亂不堪。
已經……撐不下去了。
再次回到樹下。
最低的枝枒上,多了一個鮮紅色的繩環。
林筱筠黑溜溜的大眼睛早已失去生氣,行屍走肉般前進著。
那抹腥紅,像是在對女孩招手。
她踮起腳尖。
淒厲的嗚咽聲劃破夜空。
 
 
第一章
 
鐘聲響。
放學時間一到,總算能放鬆精神的學生們立刻將教室內的分貝量提到最高。準備回家吃飯的人、稍後有約的人,以及還得前往補習班再戰第二輪的苦命人,全都在校園內瀰漫的鬆懈氣氛影響下,顯得情緒高漲。
除了某個獨自在角落默默收拾東西的女孩。
低調的及肩短髮,始終面無表情的臉龐,女孩從頭到腳都散發著生人勿近的氣息。頂著這樣的氛圍,自然沒有其他人和她交談。
不過她似乎也不怎麼在意就是了。
兩名同班的男生一面交談,一面從女孩的身邊路過。
「怎麼樣,吾英,要不要打個球再走啊?」
「免了,我今天想早點回家睡覺。」
「這樣啊……對了,剛才不是發了期中考的考卷嗎?老師好像有說要不及格的同學把所有錯誤的題目訂正一遍,明天得交,別忘啦。」
「啊啊,煩死了!別在這種時候提醒我啦,楊萬里。」
「呃,但每次都是你缺交,這樣負責收作業的我會很麻煩……」
「好啦好啦,我借別人的抄一抄就是了。」
染著一頭顯眼金髮的楊萬里無奈地笑笑,和旁邊一副懶散模樣的同學舉手道別。
冷眼看著這一切的女孩垂下視線,將手上的雜物全數塞入書包,工整寫在課本封面的三個字一晃而過。
衛青雪,這是短髮女孩的名字。
她是那種在班上的存在感很低的人,不管是下課的休息時間或是放學,青雪都很少被其他人搭話,更別說是融入同學之間了。
也因此,她總是能豎耳傾聽周遭的動靜。
幾個女生一如往常地聚在教室角落,七嘴八舌討論著最近的八卦。
「喂喂,妳們知道嗎?」
「知道啊知道啊!」
「聽說昨天,有個二年級的學姐在中庭的木棉樹上吊欸。」
「真的假的啊?」
「好像叫什麼……林什麼筠的?」
「林筱筠?」
「哦哦,我認識她!那個長頭髮、身材很好的學姐吧?我跟她在社團上有講過幾次話耶。」
「是個什麼樣的人啊?」
「嗯……其實不太有印象。」
「為什麼要上吊呢?」
「跟男友分手?欠債?被性騷擾?」
「怎麼可能啦哈哈。」
「誰知道呢。」
「欸欸欸,不過事情有趣的點不在這裡啦。」
「不然在哪裡呢?」
「聽說,那個學姐是被掛在離地五公尺高的樹幹上欸。」
「怎麼把自己弄上去的呢?梯子?繩索?」
「現場好像沒那些東西的樣子。」
青雪收拾書本的動作停了下來。
「所以那個學姐現在死了?」
「不不不,聽說奇蹟地沒死呢,事情才沒有繼續鬧大啊。」
「好像緊急送醫之後勉強活下來了,不過現在還昏迷不醒的樣子。」
「怎麼會突然自殺呢?明明好好一個女孩子。」
「真是太有病了。」
「真是太愚蠢了。」
所有女生齊齊搖頭。
青雪沒有繼續聽下去,將疊好的參考書收進書包之後,就頭也不回地離開了。
對她來說,無論是關於同學作業遲交、或是學姐企圖自殺之類的話題,都無法動搖她的心情。隨時保持冷靜的頭腦看待事情,是青雪一貫的生活態度。
否則便無法看清事物的真實樣貌。
受到他人的言語迷惑,抑或是起伏過大的思緒,都是人類容易被蒙蔽視野的原因。
女孩的制服裙襬搖曳,皮鞋踩著樓梯拾級而下,像是幽靈般沉默地穿過放學的人潮,朝校舍中庭走去。
三顆並排的木棉樹依然聳立著。
青雪在離開校舍的臺階前,停下腳步,一對烏黑的雙眼緩緩瞇起,目光掃視周圍。
一股說不出的異樣感,懸浮在人聲熙攘的空氣中。
沒有遲疑太久,青雪重新移動黑色褲襪包覆著的大腿,朝校舍與校門之間的中庭前進。
喀搭喀搭,皮鞋踩過不平整的石磚路面,發出舒心的脆響,女孩跟在一群笑鬧的男同學後面,穿越校園。
青雪回到了校舍的臺階前。
周圍的學生變少了些。
握著單肩書包背帶的手指緊了緊,青雪沉下臉。直覺告訴她,情況不太對勁。
沒有貿然嘗試再次走向校門,女孩冷靜地環視周遭。
熙來攘往的學生們神色如常,聊著電玩和食物等普通的話題。秋風掠過木棉樹乾枯的枝枒,空氣中不祥的氛圍又變重了些。
仔細尋找著異樣感,青雪決定再次邁開腳步。
維持著視線的水平,黑髮女孩看著幾個學生順利地走出大門,踏出校園外。
青雪的瞳孔猛然縮小。
警戒地稍稍壓低身體重心,女孩在校舍臺階上迅速左顧右盼。
像是在玩找出兩張圖片中不同之處的遊戲,青雪憑著記憶和肉眼,試圖找出身邊環境帶來異樣感的根源。
心臟本能地加速跳動。
不對勁,眼前的情況肯定不對勁,謹慎思考一下,說不定能因此找到突破點。
青雪這麼告訴自己。
不知何時,身邊已經連半個人都沒有了,天色也像快轉般暗了下來。
別無選擇之下,青雪再次走下臺階,即肩短髮在冷風中搖曳著。
屏氣凝神留意著周遭,女孩最後還是沒逃過被送回校舍臺階的命運。
不過至少確認了一件事。
每次要經過中庭的三株木棉時,就會身不由己地重演回到起點的劇情。
看來問題就是出在那幾棵樹上了。
銳利的眼神掃過光禿禿的枝幹,青雪的腦海中閃過一個情報。
──聽說昨天,有個二年級的學姐在校門口的木棉樹上吊欸。
不會吧……
青雪無奈地嘆了口氣,緩步走下臺階。
既然知道事件的癥結,那麼對她來說,就沒有什麼可懼之處了。只不過如果可以的話,還是希望能以和平的方式脫身呢。
吊。
中間的木棉樹上,出現了第一個垂掛的人影,在瑟瑟秋風中空虛地搖蕩著。
再次回到臺階。
第二個、第三個、第四個。
吊。吊。吊。吊。吊。吊。吊。吊。吊。吊。吊。吊。吊。吊。吊。吊。
木棉樹上被紅繩圈吊著的腐爛人體數也數不清。
終於,在不知道第幾次來到樹下時,青雪抬頭,看著那個空蕩蕩、專為她所準備的紅色草繩。
青色的火光在短髮女孩眼中搖曳著。
雖然不知道為什麼是自己被找上,但如果再不想辦法脫身的話,就算是她也會陷入致命危險。
「……不好意思,你挑錯目標下手了。」
在青雪梳理整齊的頭髮上,冒出一對略尖的獸耳,制服裙襬下也隨之鑽出同色的蓬鬆尾巴,細雪般的白毛覆蓋住獸尾尖端,與毛皮的其餘部分形成強烈對比。
狐耳。狐尾。
儘管形狀和一般認知中的狐狸相當神似,但從青雪裙底伸出的尾巴,毛色卻是暗沉的黑青色,與女孩如野獸般瞬間豎直的雙瞳,一同流露出強烈的妖異感。
青色的狐火在青雪手中燃起。
木棉樹無聲地顫抖著。
「消滅吧。」青雪舉起手,青焰隨著捲起的氣流一口氣暴漲,將她的瀏海向後吹散。
「這位同學,等等。」
一道毫無緊張感的聲音橫插進來,讓青雪的動作微微一頓。
等到她意識過來,才發現一隻強而有力的手掌正緊握住她的前臂,蓄勢待發的狐火也因為這短暫的遲疑而悄然熄滅。
青雪斜過視線,以不悅到幾乎可以稱之為殺氣的眼神瞪向來人。
「呃,嗨?」染著顯眼金髮的高大男孩尷尬地笑了笑,在青雪凶狠的瞪視之下鬆開手,擺出「抱歉,我投降」的姿勢。
這傢伙……記得是同班的人?
青雪迅速摸索著記憶深處。
好像是籃球校隊的成員,叫做……叫做……
「楊萬里。」從腦海中一閃而過的姓名脫口而出。
他在這裡做什麼?
應該說,他怎麼有辦法進入這個理應不受任何人打擾的空間?
下一秒,青雪猛然舉起手,按住從自己頭上伸出的狐耳。
而被點到名字的萬里,自然也注意到了狐妖女孩的這個動作,不過他沒有因此產生動搖,只是平靜地展開笑容。
青雪瞇起雙眼。
這個男人的反應,未免也太平淡了吧?
看見同班同學長出了狐狸的耳朵和尾巴,難道不應該表現得更驚訝一點嗎?
還是說,他被樹上吊掛著的屍體嚇傻了?
「妳打算把它直接燒掉對吧?可以不要這麼做嗎?」萬里指指木棉樹,語氣平和。
「為什麼不?」青雪厭煩地反問。
如果她的認知沒錯,不把「這東西」解決掉的話,困在這無限循環空間中的人,就沒辦法回到原本的世界。只能在黃昏的校庭中不斷徘徊,直到被掛上樹頭、成為眾多屍體的一員為止。
她可沒那個閒情逸致和吊死鬼當朋友。
「要問為什麼……喏,妳看。」萬里舉起手,指向離地五公尺的某根樹枝。
那裡有個孱弱的人影被紅繩勒住脖頸,在枝椏間微微搖晃。
和其他腐爛到面目全非的屍體不同,那抹身影的輪廓較為清晰,相對之下更像是「活著」的個體,但也只是相較之下而已。
被紅色繩環緊勒脖頸的長髮女孩,身上的制服早已殘破不堪,就連僅存的一絲生命氣息也如風中殘燭般幾乎隨時會消失,這才讓青雪在第一時間沒有注意到她的存在。
「妳應該有聽說了吧?有個叫做林筱筠的二年級學姐在昨天上吊自殺了,那就是她的魂魄……嘛,不過嚴格來說不能算是自殺啦。」萬里將手臂抱在胸前,若有所思地說,「她應該是和青雪遇到一樣的狀況才變成這樣的。雖然目前還有一口氣在,但要是隨隨便便把樹燒了,學姐的魂魄也會被牽連進去,到時候恐怕就再也醒不過來了。」
青雪默默露出不以為然的表情。
「啊,對,我知道妳想說什麼。」萬里無奈地聳聳肩。「放著不管的話,過個幾天,學姐的魂魄也會因為離開身體過久而消散。如果考慮到個人安危的話,確實是捨棄那邊,直接把樹燒掉會比較好。」
「既然這樣……」青雪的眼神一厲,再度燃起狐火。
「所以我就是來處理這件事的。」萬里靜靜舉起手,有意無意地擋住燃起的青炎。
「你?」青雪忍不住發出狐疑的聲音。
在她看來,眼前的男同學不過是稍微比常人高大、肌肉發達了點,身上連半點特殊的氣息也沒有,可說是與「這種事情」完全絕緣的類型。
這樣的普通人,居然一口咬定自己能處理眼前的狀況……莫非是腦子壞掉了?
感覺到自己正受到無聲的質疑,萬里不禁露出苦笑。
「總之,現在出手燒掉不是辦法,我們先離開這裡吧。」
離開?
聽到這句毫無邏輯的話,青雪的頭上不禁冒出無數問號。
「……楊萬里,你太小看妖怪的能力了。」哪有鬼物的結界是讓人要來就來,要走就走的。
「青雪同學,妳太高估自己的知覺了。不隨時保持警戒的話,可是很容易被表象蒙蔽的哦?人會,神會,妖怪也會。」
青雪的雙眼瞇起。
「在想著要不要當場殺了我之前,要不要先把耳朵和尾巴收起來啊?我們要回現實世界囉?」萬里嘆了口氣,在狐妖女孩還沒反應過來之前,又一次抓住她的手臂。
「喂,等……」
「走囉。」
單手扯開夜幕,萬里帶著青雪在原地來了個轉身。
女孩的髮絲和裙襬飛揚著。
「青雪同學,不要小看人類的力量啊。」
萬里的笑容,伴隨著重新降臨的新鮮空氣和放學人群,一起出現在青雪的面前。


查看下一個下一個上一篇主題查看上一個
這個論壇的權限:
可以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