紀由屋分享坊
Would you like to react to this message? Create an account in a few clicks or log in to continue.

小紀
小紀
紀由屋住客
Online
Offline

文章數 : 7960
紀由幣 : 29
注冊日期 : 2018-04-24
https://www.kikyus.com/https://www.fb.com/kikyuS.Househttps://twitter.com/aminta_kikyus

台灣角川《間諜教室 (1) 「花園」百合》書籍簡介和試閱 Empty 台灣角川《間諜教室 (1) 「花園」百合》書籍簡介和試閱

周一 4月 12, 2021 12:19 am
#間諜教室 #台灣角川 #小說 #輕小說 #新聞情報 #press_新聞
台灣角川《間諜教室 (1) 「花園」百合》書籍簡介和試閱


《間諜教室 (1) 「花園」百合》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台灣角川《間諜教室 (1) 「花園」百合》書籍簡介和試閱 01
作者:竹町
插畫:トマリ
上市日期:2021/03/29
定價:240元
出版社:台灣角川
★首刷限定!!收錄精美雙面書衣!(首刷售完即無贈品)
★「這本輕小說真厲害!2021」文庫部門、新作部門第二名!
★爾虞我詐的一對七間諜心理戰!
★第三十二屆Fantasia大獎「大獎」,痛快間諜奇幻故事第一集開戰!
【劇情簡介】
——間諜隨時都在說謊——
 

由各國間諜暗中進行情報戰──影子戰爭為主的世界。
世界最強的間諜──克勞斯,任務成功率百分之百,技術超凡但性格古怪。
他成立了專門執行死亡率超過九成的「不可能任務」組織「燈火」。
可是,他所挑選出來的成員,卻是毫無實務經驗的七名少女。
毒殺、圈套、色誘——
在為期一個月的課程中,為達成任務,
少女們僅存的手段,是靠著爾虞我詐打敗克勞斯?
 

©Takemachi, Tomari 2020 / KADOKAWA CORPORATION
【作者簡介】
作者:竹町
日本輕小說家。
獲得第三十二屆Fantasia大獎「大獎」,並以同作出道。
推特帳號:@take_machi_
 
 

插畫:トマリ
日本插畫家。
負責插畫作品有《友達の妹が俺にだけウザい》、《間諜教室》等。
推特帳號:@ttomarii
YouTube頻道:https://www.youtube.com/channel/UCZOpV9NRi3dFsXPrwnlcuhA?view_as=subscriber



間諜教室 (1) 內容試閱
迪恩共和國是世界大戰的受害國。
原本是一個和戰爭無緣的農業國家。工業革命時也沒有跟上工業化的浪潮,持續生產優質的農作物。既沒有足以拓展殖民地的國力,也沒有值得他國侵略的資源。可是當時,由於和企圖步步掌控全世界的加爾迦多帝國相鄰,因而受到單方面的侵略,造成許多傷亡。
大戰結束後,國家政策儘管沒有偏離以往的和平主義,卻為了贏得「影子戰爭」開始致力於間諜教育。
花費十年歲月,在全國各地設立間諜培育機關。
全國多達好幾百的人才挖掘者,四處找尋有資質的孩子,將其送進培育學校。然後,毫不留情地進行篩選,彷彿不成熟的間諜便是邪惡。培育學校每三個月就會進行嚴格的考試,縮減畢業人數。至於畢業考的嚴苛程度,更是有人會因此喪失性命──
 
「咦?我要畢業了?可是我沒有參加考試耶。太棒啦啦啦啦啦!」
 
這一天,出現了一個例外。
培育學校的校長看著叫來自己辦公室的少女,大大地嘆息。
「是暫時畢業啦。不是真的畢業。」
「可是,就快被淘汰的我,即將以獨當一面的間諜身分開始工作了對吧!」
「這個嘛,話是這麼說沒錯……」
到底為什麼會是這名少女呢?校長看著手邊的文件心想。
假名是百合,十七歲。屢屢在筆試中獲得好成績,並且擁有某種特異體質。可是,她的實地測驗評價卻差得離譜。一再犯下嚴重錯誤,持續穩坐險些遭到淘汰的末位。負責教官還篤定地說,下次考試,她恐怕就會被退學了。
難道是外表獲得好評嗎?校長重新觀察眼前的百合。亮麗的銀髮和可愛的娃娃臉,即使被衣服遮蓋仍存在感強烈的豐滿胸部。雖然十七歲還太年輕了,不過也有許多男人就愛這年齡的少女。吸引、迷惑男人的存在──換句話說,是進行美人計的要員。
「……妳擅長色誘嗎?」
「咦?什、什摸~~!不行啦!我最怕色瞇瞇的事了!」
「以女間諜來說,這是致命的弱點呢……」
「就算您這麼說,我也……咦!難不成,我的任務是……」
「不是啦。」
「什麼嘛,真是太好了~」百合一臉放心地撫著胸口。
校長再次嘆了口氣。
對方是知道這個慘狀,還執意選擇百合嗎?
「不是的意思,是指我還不知道詳情。」校長以威嚴十足的眼神瞪視百合。「妳知道什麼是『不可能任務』嗎?」
百合伸手觸碰嘴邊。
「呃~我記得,那是同胞曾經失敗的任務的通稱?」
「沒錯。」校長彈響手指。「間諜和軍人失敗過的任務,或是其難度被判斷為不可能達成的任務──便是『不可能任務』。」
「是……」
「然後,聽說有一支專門執行那種『不可能任務』的團隊成立了喔。」
「咦?」百合瞪圓雙眼。
帶著對那份驚愕表示同意的含意,校長頷首。即使是她,也覺得此舉實在太瘋狂了。
倘若要再度挑戰曾經失敗的任務,難度將會大幅攀升。因為目標會心生警戒,並且無法使用已經用過的手段。第一次的失敗也會使得情報外洩。
不要對不可能任務出手──那是這個世界的常識。
專門執行那種任務的團隊簡直前所未聞。
「名字是『燈火』──那就是妳之後要隸屬的團隊。」
百合的表情變得僵硬。
校長壓低音調說道:
「我就直說了,妳確實具有可能性。無與倫比的美貌、那副特異體質,以及真誠的上課態度,妳將來或許大有可為。」
「呵呵呵,好久沒有人這樣稱讚我了。」
「反過來說,妳也只有這些優點。」
「…………」
「快被淘汰的吊車尾──這是這所學校給妳的評價。沒有惡意也沒有怠慢,由優秀教職員做出的判斷是──『妳沒有成為間諜的能力』。實在很難想像妳能夠完成超高難度的任務。聽說,不可能任務連一流間諜的成功率都不到一成,死亡率更是超過九成。」
「死亡率九成……」
「百合,這樣妳還是要去『燈火』嗎?」
會擔心是理所當然。因為實際上,她老是犯錯。
在一個月前的考試中,她在目標面前弄掉了槍。
在四個月前的考試中,她迷了路,趕在時限最後一刻才完成測驗。
在七個月前的考試中,她把偷出來的密碼沖進了馬桶。
每次考試,她都是勉強低空飛過。
校長心中甚至有股罪惡感。
她心想──我這麼做,該不會只是把少女逼上死路吧?
「……校長,您這麼說是出於善意對吧?」
百合垂下視線。
「啊哈哈,正因為如此才更教人心痛。我的心好像快被捏碎了……」
「我不想害死自己的學生。」
當然,校長沒有決定權。百合的任命,是比培育機關更高階的機關所下的決定。
只不過,如果她本人拒絕,就還有稍加考慮的餘地──
「我要去『燈火』。我絕對不會做出逃避的行為。」
少女挺起胸膛說:
「代號『花園』,會抱著必死決心赴任!」
那雙眼中蘊含著堅定的決心。
既然她有那份決心,應該就沒問題吧。校長如此認同。
 
 
「才怪~我才沒有什麼必死的決心呢♪」
百合吐了吐舌頭。
在宿舍的焚化爐旁,她開心地不停自言自語。她接連把私人物品扔進爐內,消除自己在籍的痕跡。一面眺望煤煙自培育學校所在的山上冉冉升起,她得意地挺起胸膛。
「這是很簡單的推理。專門執行不可能任務的超人團隊,肯定聚集了一群菁英,因此比起平凡團隊反而來得安全。這下真的要飛黃騰達啦!哎呀~就算隱藏起來,才能還是會被發現呢~嗯呵,果然識貨的人就是識貨啊。」
學生們眾所周知,這名少女的性格相當糟糕。
完全不在意校長的擔憂,她單單只為了能夠暫時畢業而興高采烈,忙著處理不需要的東西。
能夠成為菁英團隊的一員!
而且,還能領到優渥的薪水!
這些好處令百合欣喜若狂,一邊歡呼「耶~!燃燒吧,青春!」一邊把筆記本和考卷猛塞進爐裡焚燒。住了八年的宿舍房間裡,垃圾堆積如山。
就在垃圾桶終於快要清空時,某份文件忽然映入眼簾。
『考量到學生人數和未來成長的可能性,本次予以合格。』
壓在垃圾桶最底部的通知書──
她默默地撕破通知書,投進焚化爐。
連續投入十張相同的文件。
擁有未來成長的可能性──他人一直對百合這麼說。因為自然而然具備的才能,百合才得以繼續留在這所學校。可是,這份才能何時才會綻放呢?
究竟得忍受當凡人多少年?
究竟得忍耐多少次的輕蔑?
「儘管如此,我也一定要成功……」
將在這所學校嚐到的苦澀全部燒燬。
「我要在菁英集團讓自己的才能綻放。再見了,我的母校!」
打掃完宿舍房間後,她離開培育學校。很遺憾的,她並沒有時間向同輩道別。同輩見到空蕩蕩的房間,肯定會這麼想吧──啊啊,那個蠢材終於退學了。
轉搭坐不慣的公車和火車一整天──
她抵達一座港口城市。這裡是迪恩共和國內人口第三多的都市,距離首都並不遠,因作為與外國聯繫的大門而繁榮。走下火車,見到櫛比鱗次的紅磚建築,她不由得驚嘆。
閃過推銷花卉和報紙的小販,百合來到指定的建築物前。
在白領階級的都市勞工往來穿梭的街道上,有一棟夾在鐘錶店和油漆行之間的兩層樓建築。招牌上寫著「佳瑪斯宗教學校」。訪客入口處有一個似乎是櫃檯人員的男人正在吞雲吐霧。百合鼓起勇氣走進去,告訴男人「我是超讚的轉學生」後,男人瞬間瞇起雙眼,隨後便用大拇指比著後方說「在裡面」。
喔喔,好有間諜的感覺喔。百合佩服地心想。
百合名義上被要求自稱是虛構的宗教學校學生。她也已經收到身分證和制服了。
櫃檯人員所指的房間是倉庫,裡面堆了大量的木箱。搬開木箱後,眼前出現一道和地下通道相連的階梯。沿著光線不足的地下通道走了一會兒,視野頓時開闊起來。
那是一幢巨大的洋房。
堪稱是貴族居住的宮殿般的豪宅。
百合不禁目瞪口呆。
城裡究竟哪裡有這麼大的空間啊?建築和建築如城牆般並排,覆蓋了視野。即使是長年居住在城裡的人,恐怕也不曉得這棟洋房的存在。
(「燈火」的各位就是在這裡……)百合忍不住嚥了口水。(真不愧是完成不可能任務的菁英間諜的根據地。)
究竟會是什麼樣的天才在等著我呢?
儘管心情有些忐忑,可以的話,還是希望成員們非常優秀。否則,誰要來讓我的才能覺醒呢?
壓抑住高聲鼓動的心跳,百合打開洋房的門。
「代號『花園』,抵達!」
一點都不像個間諜,大大方方地報上名號。
好了,出來吧,菁英們。
她以充滿期待和緊張的眼神望向前方。
「奇怪……?」
百合歪了歪頭。
洋房的玄關處──在那裡的,是六名和百合年紀相仿的少女。
她們抱著大大的旅行袋,將視線轉向訪客。看樣子,她們也才剛抵達。她們身上穿著和百合一樣被分配到的學生服。
「喂,我說妳。」
其中一名白髮少女瞪了過來。
那名少女有著一頭短髮,渾身散發凜然氣息。她的眼尾上吊,朝這邊投以扎人的銳利目光。再加上她結實的身材,實在氣勢十足。
「告訴我妳在培育機關的成績。」
「咦……呃,請問『燈火』的各位在哪裡?」
「先回答我的問題。不准隨便扯謊喔。」
咦?為什麼突然盤問我?這是面試嗎?
對方凌厲的目光,使得百合反射性地脫口而出。
「老、老實說,我是吊車尾的──」
玄關響起一道陰森的聲音,打斷她的回答。
是時鐘。
掛在正面的鐘擺時鐘,發出響徹整棟宅邸的聲音。
往鐘面一看,時間來到了六點。
事前被告知的集合時間到了。
 
「──好極了。」
 
七名少女同時抬頭。
不知不覺間,一名身穿西裝的人物出現在玄關正面的大階梯上。
由於那人的頭髮長度接近肩膀,並且肌膚白皙,乍看會以為是一名女性,然而見到那副毫無贅肉的纖細高挑身材,才終於得以判斷是個男人。那名男性的長相十分俊美,可是一察覺他的美麗是成立在排除掉所有多餘之物上,那副凍結般的面無表情就讓人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。彷彿他只要把頭髮梳整,整個人就會融入街景消失一般。
只不過,不知為何,他的西裝染上了鮮紅色的汙漬,像是被血濺到似的。
「歡迎來到陽炎宮。我是『燈火』的老大,名叫克勞斯。」
陽炎宮──似乎是這棟建築的名字。
男人站在階梯上,繼續說明:
「歡迎妳們來,一路上辛苦各位了。我和妳們七人就是『燈火』的所有成員。我們將以這個陣容挑戰不可能任務。」
「咦?」百合反問。
「任務將在一個月後執行。在那之前,會由我來好好地訓練各位……不過,歷經長途跋涉,今天妳們應該都累了。訓練從明天開始,今天妳們就先跟同伴培養感情吧。」
克勞斯說完,就轉身消失在宅邸深處。
瞠目結舌。
那個男人剛才說什麼?
「燈火」的成員就只有一個男人和少女?
距離執行不可能任務只剩一個月?
「那個男人究竟有什麼目的啊?」
方才那個神情凜然的白髮少女嘀咕。
「居然聚集一群像我們這樣的問題兒童,要去執行什麼不可能任務。」
聽見落井下石似的情報,百合瞪大雙眼。
白髮少女嚴肅地點頭。
「是啊,沒有錯。我們七個人──全都是在培育學校吊車尾的學生。」
震驚到一時發不出聲。
僅憑年紀輕輕的七名少女。
以及那個神祕的男人。
就要去挑戰死亡率九成的超高難度任務──
 
-------------節錄自台灣角川《間諜教室 (1) 「花園」百合》


查看下一個下一個上一篇主題查看上一個
這個論壇的權限:
可以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